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nna的博客

安静的一个人的世界是一曲美妙的轻音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时光辗转,将旧时的印记,昨日的夏花,渐渐的融于岁月深处,水漾的波动,终究会归于平静。尘封的情愫,是心底流淌的一江春水,氤氲着冷暖交织的岁月。感恩世间赋予的一切让我体会百味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一次深刻的记忆  

2009-04-28 14:24:21|  分类: 生活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 回望过去,每一个人的回忆都是不连贯的,在那些近乎支离破碎的片断里,喜乐是美,忧伤是美,欢聚是美,离别也是美,甚至连同印在脑海里的病难也都充满了美的特质。那里的每一粒沙尘,每一个场景,每一个人物都是可以进入到文学世界去的。在喧嚣的都市里,想一想乡野纯净的天下,微风翻卷着荷叶,又把清香吹得四处飘散,懵懂的少年奔跑在夕阳里,那少年是你,是我,是我们心底永恒的美丽。这是作家曹文轩在<<草房子>>的一段对记忆的描述, 写得真的好.

  在我们童年的那个时代, 物质缺乏, 精神匮乏, 生活条件艰苦. 我们的父辈有着更多的艰辛. 父亲身体一直很瘦弱单薄, 但是家里的顶梁柱, 为了照顾一家的生计, 放弃顶替爷爷去工厂上班的机会(上班轻松但收入每月只有18元,不够补贴一大家人的生活), 毅然承担起农村日晒雨淋的沉重劳动. 我是家里老大,从我有记忆开始就知道父亲有头痛的老毛病,这毛病伴随着他过了大半辈子.着凉/淋雨就会发作,发作起来看到他痛苦的样子全家人都惊慌.那时看病虽然是免费,但也没什么药.每次父亲都只能拿些止痛类药.

记忆深刻的一次是在我上小学3年级时,大概8岁大(我上学比较早,大慨是父亲望女成凤吧), 那天雷雨交加, 狂风大作, 父亲的头痛病又犯了,躺在床上不能动弹. 不记得当时母亲忙什么去了, 姊妹中我老大,别无选择的我没作任何迟疑,穿上胶靴,撑把雨伞冲进了风雨中. 那时大家看病都在大队卫生站,离我家大概有两公里多,记忆中的路崎岖难行,还要绕过一座大山,那是埋葬死人的地方,大家叫它”爹爹林”. 据当时村里人传说山里有一个野人,红发红指甲, 碰到了会吃人的. 现在想来可能是当时大人吓小孩的, 不让小孩靠近那座山以免出事. 但当时我真的好紧张,周围看不到一个人,只有风雨雷的声音和看不远的泥泞路.越接近那座山心里敲的鼓越响, 可能因为身体太瘦小的缘故,风又几乎将我走3步又逼回2步艰难前行, 伞柄虽被我死死抓住但伞顶吹坏了. 一股强烈的意志力顽强的支撑着我; 从学校里学到的"一不怕苦二不怕死”的雷锋精神激励着我, 目不敢斜视,奋力向前冲. 最终药及时的拿回了家.记忆深刻的是:当时浑身湿透和泥;胶靴里倒出很多水;但药很干净保管得很好. 父亲怜爱的目光和我的自豪.当时我说了一句父亲现在还笑话我的话:等我上四年级帮您拿药就方便了. 因为那时小学四年级就建在卫生站的旁边.这是段痛苦而又美好的记忆,也许是恶劣环境的强烈冲击到了幼小心灵的承受极限,所以刻骨铭心.

父亲的头疼病终于在十年前治好了, 也是他老人家该苦尽甘来的时候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